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美妇  »  风骚同事飞姐
风骚同事飞姐
一头真正的色狼,要会装,装纯洁,装无害,不要见谁都张口胡柴、只会忽悠、衣冠不正、见面就盯着人屁股和乳房看。


  飞姐是我眼中标准轻熟女,28岁,婀娜多汁的年纪,小一点青涩,大一点熟女。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着我们黑色的职业装,踩着高跟鞋有165左右,鹅蛋脸型,几抹刘海随意搭在额头,染成浅黄色的卷发披在肩头,平淡的面容增添几分妩媚,有酒窝装点的笑容很有女人味,只看了几眼我就断定这是一朵被男人滋润开的娇花。


  新来分公司,我没有立刻出击,太多工作要做,只是随时留意她。一开始顶头上司廖哥的老婆慧姐很热心,打算把她介绍给我,因此我知道了她一些事情。飞姐不是当地人,毕业之后留下的,谈了4年的大学男友半年前分手了,能力很强,人也不错。平时工作上常有合作的机会,我们还很谈得来。可惜,我是单身主义者,没有恋爱想法。


  那年公司业绩不错,9月初,公司在城南不远的一座山庄来了个两日休闲游。慧姐有意撮合我们俩,第二天的登山看日出就安排我照顾飞姐。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们开始往上走,我打着手电和飞姐缀在大部队后面,边走边聊天,当时公司都知道慧姐撮合我们的意思,没人管我们,慢慢的我们就落在了后面。山不高也不陡,一条山路可以直通山顶,等到半山腰的时候,我们已经落后一大截,只能远远看到前面的灯光了,飞姐说她累了,我们就坐下休息。


  机会来了,先是飞姐问我为什么拒绝她,我只说还没有结婚的打算,然后飞姐开始跟我说她的故事,说着说着开始流泪,我就赶紧各种安慰,安慰着我们就抱在了一起,她把头放在我肩上眼泪飘,我抱着她香嫩的身体各种偷偷闻。抱着时间长了,两人体温上升,各种情绪想法都有了。不知道谁先亲的对方的脖子,我们很快纠缠到了一起,开始狂吻。知道山顶上远远有人喊,我们才起身继续走。
  接下来的路就艰难了,天色朦朦亮,我们抱在一起,一边往上走,一边侧着头继续寻找对方的嘴唇。走了十几米激情终于控制不住,我掏出手机告诉山顶同事飞姐体力不支晚点再上去,然后拖着不知羞红了脸还是激情荡漾满面红光的飞姐进了路边山林。


  我们都穿着运动休闲装,没有腰带的束缚,很快我就把飞姐的裤子褪下来,我没有急着插入,而是把小弟弟插到她温热的腿缝间来回摩擦,一边吻着已经意乱情迷的飞姐,一边把手伸进她上衣揉捏着。很快飞姐在我三种攻势下放下矜持,主动用手握住我的小弟弟接纳进她身体。没有生育过的女人多汁且紧凑,层层肉壁慢慢吞噬着我的整根阴茎,舒爽愉悦的呻吟从飞姐口中发出,得到鼓励的我,立刻抽插起来。


  天开始发亮,我们注意躲开山顶的角度,场地环境限制,我们可以选择的姿势不多,正因为这样,我们不停在变化着姿势。飞姐扶着树翘着屁股让我干,累了就转过来靠着树被我抽插,腿软了我就岔开腿坐在石头上让飞姐半蹲着活动,她累了就重新站起来继续背入。我们的衣服都没有脱下来,她的裤子就在膝盖上,腿打不开,就紧夹着我,咬着自己的脖领承受我的冲击,喉间不断发出压抑的呻吟为我加油。


  姿势变换间,山上传来欢呼,太阳出来了。我顶着飞姐转向东方,让她抬起头看着蛋黄般的朝阳,「看,飞姐,日出了。」说话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日出了。」飞姐回应着我。我顶着她的臀部冲刺,双手把她的手拉到后面,不停对她说着「日出了,日出了。」


  飞姐抬着头,随我的冲击晃动着身躯,嘴里呻吟着,断断续续重复我的话。
  她娇媚的侧脸让我抑制不住一泻千里,我并没有射进她体内,而是拔出来喷到了地上。


  完事后我们整理好各自的衣服,走了出去,我们没有上山,而是在山顶可以看到我们的地方坐下来回味着激情后的余韵。我们靠的很近,她就在我伸手可以碰触到的地方任我爱抚着她温度慢慢降下来的娇躯。
【完】